08-10
09

重走洛克路 -(木里-亚丁穿越第二季) 

夏诺多吉神山下的玛尼堆

        这是一些对香格里拉的描写:“不久,他转头朝窗外望去。但见,天空碧蓝如洗,午后的明媚阳光下一种梦幻般的景色向他飘来,仿佛一下子就把他余下的呼吸从肺里攫了出来。远远地,在视野的尽头,隐隐呈现出一溜绵延重叠的雪山峰峦,被冰雪装扮得银彩飞扬,雪峰仿佛飘浮在绵绵的云层之上。

        飞机整整迂回绕飞了一个圆周,然后朝西面飞去,与地平线渐渐叠合在一起,那地面的色彩强烈慧眼,几乎有些花里胡哨,仿佛就是几个半疯半癫的印象派天才大师笔下的彩画幕布。此时,在这巨大的舞台之上,飞机嗡嗡沉闷地盘旋在一个深不可测的峡谷上方,对面是一堵陡峭得近乎垂直的白色悬崖,要是没有阳光照射在上面,还会误以为这悬崖就是天空的一部分。就像从莫林看到许多层层叠叠的少女峰般闪耀着令人炫目的灿灿银光。”

       “那天晚上,睡在帐篷里,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我又回到了那片被高山环抱的童话之地——木里,我还梦见中世纪的黄金与富庶,梦见涂着黄油的羊肉和松枝火把,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逸、舒适与美好。”这是美籍奥地利学者约瑟夫·洛克博士对他的朋友所描述的木里王国。木里在外界的传说中一直是神秘的,人们愿意把它看作是“香巴拉”。

        在藏传佛教经典《大藏经》中,有“香巴拉”一词。里面说,香巴拉王国隐藏于西藏北方的雪山之中,整个王国被雪山环绕,八个莲花瓣状的区域与城市是人们的居处,中央又有雪山内环卡拉巴王宫,是香巴拉王国国王的住处。

2008年9月30日

 

木里金矿 

↑   金矿 木里产金,当年洛克的文章中就描述过:“木里是个非常富庶的地方,因为水洛河里蕴藏有金子,给喇嘛寺庙带来源源不断的财政收入。喇嘛王给予四个大喇嘛令人嫉妒的特权,只有经他们允许,才能够采集和淘洗河中蕴藏的金矿资源……”

满措牛场

↑   满措牛场 一头黄牛和他的领地

木里马帮的骡子

↑   负重的骡子

木里原始森林

↑   浩荡的骡马队伍穿过一条小溪

神仙洞瀑布

↑   神仙洞瀑布

神仙洞瀑布群
神仙洞瀑布群

↑   让人想到了九寨的瀑布,这里分布在各个角落的小瀑布几乎都没有名字,当不能因此就妄断它们的秀美

神仙洞瀑布

↑   水珠连线

木里原始森林

↑   我个人看法这是一颗白皮松,树冠向周围的天空延伸

白水河上的独木桥

↑   队伍在白水河两侧不断用独木桥传递。这次穿越不断考验着我们的平衡感

狂野的小溪

↑   狂野的小溪

马帮涉水

↑   骡马不能走独木桥,但湍急的河水自然也难不倒他们。

森林中的牦牛

↑   突然闯入我们视线的一队牦牛 前面的黑色小牦牛甚是可爱,有毛茸茸的皮保护着,在地上打几个滚都不会觉得痛

白水河上的独木桥

过独木桥

↑   又是一个独木桥。大家各显神通。我重心高,体重大,压得独木桥颤颤巍巍,不得不在最后一大步采取跳跃方式到达一个平台,险些落入水里。心扑腾腾乱跳,而源子在马夫的帮助下顺利过河,面不改色心不跳。再次让我刮目相看

雨后的背包客

↑   雨中的勇士 包子和老客

原始森林中的植物

↑   一路上会遇到各种少见的野果和植物。自己认识的野草莓和黑木耳和一种红色的浆果都是摘下直接吃掉补充维生素ABCDE,大部分不认识的东西还是留给大家看吧,比如这颗松树,松塔呈少见的蓝色,求高人解答

木里穿越路上的背包客

↑   这段旅途有种霍比特人销毁魔戒的感觉(包子和老克)

呷日牛场

↑   从远处的垭口处走来,回头望去牧场(呷日牛场-藏别),美得惊艳。此时最大的幸福不是美景所带给自己的兴奋,而是远处一个小黑点正冒着青烟,那就是我们今晚宿营的牛棚,今天的旅程终于告一段落了,双腿跟打了鸡血似的,走起来特别有劲。

呷日牛场的傍晚

↑   呷日牛场(4200M) 骑马早到一步的源子第一次搭帐篷。牛棚里马夫们开始烧火煮东西吃,炊烟袅袅,阳光倾泻。我走进了这幅画卷

藏族牛棚内的火塘

↑   牛场的火塘

燃烧的火塘

↑   牛棚内的话题是最轻松的,任凭棚外狂风暴雨,棚内总是欢声笑语。而加青 益西口中一些当地藏语也很有意思“出门不怕热锅,在家不怕老婆”,火塘上的热锅,这位向导只需要一个小纸片就能把他拿下来。当然了,大男子主义并不仅仅在北方流行,“乌鸦的肉能吃,那女人的话都能听”这句话,既说明了乌鸦的肉不能吃,又说明了老婆的话不能听。当地除了乌鸦不能吃,猫肉、狗肉也是不能吃的,据说猫是“大喇嘛”的化身,当然吃不得

驴子笑 天下雨

↑   驴子笑,天下雨” 这是一条很准的谚语。左边就是面带微笑的驴子,他的这个动作一出来。2分钟不到外面又开始下雨了。

        饭后,牛棚外开始下雨,这个晚上依旧住的是帐篷,挪了两次营地,结果帐钉打下去碰到的是却花岗石,又不得不挪地方。小半夜,雨停了,高海拔的地方再次看到满天的繁星,只不过这次是两个人一起。在野外的日子里能给人不同的感觉,当在4000M以上的高原上,仰望星空,见到数不尽的星星,浩如烟海,水汽不时飘过上空,突然觉得自己所掌握的语言太贫乏了,同行的应该多一个诗人、哲学家和作家,这样才能把我们所见的景色能用语言真实地还原。只可惜,这三类人很少涉足这种地方。

2008年10月01日

藏别

↑   起床,吃东西,拔营。一路的小雨。4000多米的高海拔和泥泞的小路让我们一行心烦意乱。一条弯曲的小河静静地流淌,与我们阴晦的心情呈现鲜明的对比

木里的秋天

↑   色彩斑斓的叶子,只差那点睛的阳光了

木里的秋天

   天气很差,但景色还可以,山谷深处,红叶如火

剩下的就是要死要活的爬山,冒雨爬山,一辈子都会留下印记的爬山

杂巴拉垭口(5000M)

↑   抬头仰望 瀑布之上 那就是我们需要翻越的杂巴拉垭口(5000M),这里是赛约卡措山谷的沟尾,翻过去很快就到央迈勇的南坡。双手并用沿着左边的石板坡绕上去

翻越杂巴拉垭口(5000M)

↑   马队、马夫、旅行者,此时只有一个目标,尽快通过这个恶魔都不愿意多呆的地方

由于是上坡,源子和阿娟两位女士也不能骑马,自然只有下来徒步,刺骨的寒风夹杂着冰粒拍打着脸,甚至能感觉到冰冷穿透肌肤渗入骨髓,5000米的高山上,着实让我感觉到了我们的生命竟是如此的鲜活。年轻时能有多少次放浪形骸?如此体验不可以不说是生命的怒放,而源子在整个旅途中表现出来的顽强也让我刮目相看。看着周边的队友步履蹒跚,艰苦前行,而源子竟能骑在马上,以蔑视的眼神对待周围恶劣的环境,此亦女中强人也! 自己在喝了3瓶盖的“男子汉”泡酒,身子才缓慢慢缓过来过来,包子在来之前就感冒没好,阿娟也是在徒步的第二天感冒,他们在暴雨中攀爬这个垭口的难度可想而知。

杂巴拉垭口上的风马旗

↑  杂巴拉垭口(5000M) 青黑色的石头组成了大大小小的玛尼堆,风马旗依旧毫无怨言地为当地藏民吟诵着经文

杂巴拉垭口群山

↑   下山路上,巨大的石头凸现,而脚下的苔藓层暗藏着溪流。经实地检测,200-1000元的登山靴在此环境下均不防水

夏诺多吉神山脚下

↑   翻下垭口,临近中午,简单吃了点东西,继续前行的路程。而暖暖的太阳时不时从云层中冒出来,而更让我们欣喜的是,夏诺多吉神山渐渐呈现在我们面前。

夏诺多吉是一个俊秀的雪山,当地人传说有条金龙盘在半山腰,一股泉水从半山的悬崖上落下来,这就是他的奶水,每年9月20日藏民都来到这里洗浴1周会终年不得病。关于这里的风俗和传统,我尽可能的从科学的角度分析一遍,而似乎下面这一说我实在找不出什么科学依据来。神仙洞(上一季中提到过)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如患有麻风病的当地人如果能在洞口坐一个晚上,麻风病就会好,加青 益西说不过很少有人能坚持一个晚上。瀑布击起来的水雾让这里温度奇低,白天都让人不寒而栗,何况坐一个晚上,这也许就是以毒攻毒的疗效吧。

夏诺多吉神山下的玛尼堆

↑   这是一个规模很大的玛尼堆。无论是当地人还是旅行者,把身上带的随身饰品供奉给墙上的两位活佛。这其中不乏珍贵的象牙手镯。

1928年拍摄的玛尼堆

↑   1928年洛克当年经过此玛尼堆拍摄的珍贵照片

玛尼堆上的供奉

↑   玛尼堆上的供奉 供奉珍贵的象牙手镯体现人们对佛的尊敬

玛尼堆上的活佛

↑   墙上两位活佛的画像

碎石冲击扇

↑   碎石冲击扇 大量破碎的山石滚落下来,行成一个碎石冲击扇。仿佛是一个高山采石场,石头大小均匀,色彩一致,让人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行进在碎石路上

↑   左边的玛尼堆是路人经过时垒起来的,青年男女可以捡些白色的石头压在玛尼堆上,口中默念六字真言并许下愿望,就会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夏诺多吉神山上的瀑布

↑   一条从夏诺多吉神山流下的瀑布 

夏诺多吉神山

↑   夏诺多吉神山南坡山尖始终没有露出来 夏诺多吉从地质角度讲是一个巨大的褶皱山,一个巨大的“背斜”占据了整个山的基座。

神仙洞(上一季中提到)中有天然的绿松石,因为时间有限,我们并没有进去。而像绿松石这样的宝石往往不容易得到,位于夏诺多吉的半山腰就有绿松石,而神山是不会让人轻易得到。

石牛棚

↑   夏诺多吉神山脚下的新果牛场的曲纽阿措珍姆(4200M),我们的营地。一整天浑身上下湿透了,而暖暖的火塘让我们倍感幸福。

我们一行六个人的的确确深度体会了一把藏族的牛棚,两个夜晚的牛棚生活。做一个名词解释:牛棚不是牛住的,而是放牛住的。牛棚大都位于牛场旁边,一个群山环抱的坝子之中,水草丰美。当牧民转场到下一个牛场时,牛棚就闲置下来,我们这些落魄的旅行者在向导的带领下入住里面。

牛棚有很多藏族的规矩和忌讳。在这里把我们一行遇到的总结下分享:
1. 火塘在藏族人居住的地方是很重要的部分。可以说是很神圣的地方,在牛棚中也是如此。火塘中不能随意丢进垃圾焚烧,一烧了之不适用于藏地。
2. 火塘最里面的位置是灶头,不能坐,更不能堆砌各种杂物,有时在上面供奉一些食物,切忌打翻。
3. 鞋子、裤子不能放在顶部的柴火堆放的地方烘烤,但衣服可以。
4. 牛棚中睡觉必须头朝向火塘,切忌脚对着火塘。
5. 火塘上没有烟囱,烟是从牛棚的各个孔洞排出去的。
6. 如果要用手指向雪山、菩萨、玛尼堆等神圣的地方,应该手摊开,顺势指向,而不能用一个指头代替。

夏诺多吉神山南坡

↑   这是在南坡见到夏诺多吉神山最清晰的一张照片,为了看山尖等待了足足15分钟

曲纽阿措珍姆女神

↑   新果牛场的曲纽阿措珍姆女神 山脚下的就是“新果牛场”,藏族向导加青 益西口中得知这个牛场在藏语里面叫做“起娘牛场”

2008年10月02日

亚丁无名山峰

↑   清晨 天空晴朗,太阳从一座无名山峰透过阳光

云雾笼罩下的夏诺多吉神山

↑   依旧是夏诺多吉神山

烧桑烟

↑   马夫托丁一路都很虔诚地烧桑烟,向桑炉撒了稻米,转玛尼堆。似乎在了个心愿或许个愿望。他已经有了两个妻子了,目前正在恋爱,第三个妻子可能是他今年最大的愿望。(水洛乡当地有一夫多妻制、好像也存在一妻多夫制)

巨蟒吐水照

↑   夏诺多吉神山的奶水,半空中凸现一股瀑布,惊奇的是瀑布没有上游溪流的支持,向导说,神山中间是空的。

垭口上的玛尼堆

↑   今天的路线归纳起来就是“垭口的N次方”,垭口的后面会是另一个垭口,据不完全统计大的垭口有5个之多。这是其中之一

垭口之间的路

↑   垭口之间的路 (阿娟 摄影)

垭口上的玛尼堆

↑   其中之二的垭口

穿越亚丁的碎石路

↑   马队经过这个地方时阿娟的角度拍摄的。不妨把头向右偏45度,会发现这才是正常的视角,而实际上这只是错觉,我们一行就在这45度的陡坡上前行 (阿娟 摄影)

悬崖

↑   包子和后面的万丈深渊

垭口上的玛尼堆

↑   其中之三的垭口

亚丁黑湖

↑   阿娟和源子在发现我们落伍后疾声大呼,引来神山震怒,雨雪交加(就是科学角度的“喊山雨”)。黑湖就飘摇在风雨之中。

垭口雨夹雪

↑   雨雪交杂,从头到脚透心凉 (阿娟 摄影)

苍凉的垭口

↑   破碎的山体直接暴露在外,两脚踏在上面,体会这里的苍凉。图为包子朝尽头走去

干涸的海子

↑   这是一个间歇湖。目前湖水干涸。

呷多湖

↑   呷多湖

呷多牛场

↑   呷多牛场(4400M) 一夜的牛棚生活,而躺在睡袋中的我们还并不知道,央迈勇其实就躲在我们身后上空的云层里...

此日志为“重走洛克路 -(木里-亚丁穿越第二季)”请点击链接中的“ 重走洛克路 -(木里-亚丁穿越第三季)”继续浏览...

评论: 6 | 查看次数: 21714
文章来自: 泡泡熊·BLOG
引用通告地址: 查看引用地址
Tags: 木里 亚丁 川西 稻城 穿越
相关日志:
  • 1
Yolanda [2009-05-30 11:21 AM]
好喜欢出走的感觉!
大宝的回复:
那就有出行的行为吧
温如春 [2009-05-18 00:05 AM]
兄弟,羡慕一个,不光是你去过的地方,还有你的心态。
大宝的回复:
我的心态也随着工作而心情发生变化,不过想找回好心态,出去走走就能找到。
赵大宝 [2009-02-20 02:29 PM]
引用来自 爱上黎明 引用来自 爱上黎明
请问你能加我QQ联系我吗,因为我5月要去木里想向您咨询些问题行吗谢谢,QQ:3981545

已经加上了
爱上黎明 [2009-02-20 12:11 AM]
请问你能加我QQ联系我吗,因为我5月要去木里想向您咨询些问题行吗谢谢,QQ:3981545
shinine [2008-10-24 01:17 PM]
好相机不如一个好想法
很赞同这句话
dlpkof [2008-10-13 04:17 PM]
这个才叫做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你的生活也一如既往的精彩。
不错哦
  • 1
Add Comment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