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8
11

孟屯河谷高桥沟露营(下)

把游记分成两篇完全是因为篇幅的原因,游记采用这种图文并茂的方式很占页面大小,会造成加载失败或显示不全,按照国际惯例就分两批发上来。山里的时间是被延缓了,看了几次时间,都比想象中的要慢。可能在城里每天做的事情是固定而且机械的,时间就会过的很快而且不留痕迹。在河边,整个人的状态完全被奔腾的河水感染,最开始只是感觉河水在下面流,当人躺在覆满青苔的石头上,渐渐感觉整个人漂在河里,似乎人又躺在水底,震人发聩的河流声让人有时空错乱的感觉,喜欢瑜伽的朋友可以来此处无限冥想。


扯皮找到一处发呆的好地方,睡姿随意,在一处远离城市几百里的地方去想一些自己愿意想的事情,算是人之幸事。我 们应该算是少数派吧?


大自然有着神奇的生态系统,这就是其中一个。厚厚的腐殖层内有着自己的规则和秩序,一大群身长不过一厘米的昆虫在这里繁衍生息,相比那些微小的生命,这个蘑菇算是巨型运动场。


附身拍摄这簇蘑菇,换个角度会发现别样的风景。下面开始进入拍蘑菇模式了。


在营地周围无事溜达,发现了几处蘑菇,这处蘑菇长满鳞甲,样子也乖巧的多。


回来查了一下,原来这多蘑菇的学名叫做翘鳞环锈伞,长大后伞盖是张开的,上面留着黑人小辫一样的鳞片。


扯皮躺在石头上冥想的时间有点久,日落西山,作为巧妇的我在营地周围找了很多柴火用于晚上煮饭取暖。这里未被做过营地, 周围大量干枯的树枝唾手可得。最近这几天山里没有下雨,柴火都很干燥,不用柴刀就能轻易折断。此情此景我想到了海子的那首诗:劈柴喂马、周游世界。这种情怀我们无法企及,但漫步在绿野仙踪,与万物安然同在,在营地周围溜达着,做一天村莽野夫,也是自我矫情的一种表现。


我爱我的营地,光影斑驳,未曾污染;我爱我的营地,天被地褥,未被打扰。帐篷扎在哪里,家就在哪里,而且我们还包了一条河。


人类重回野外就有了返祖的迹象。


把相机递给扯皮帮我和营地拍一张全家福,远处就是那条被我赞美过无数次的河。


天色渐晚,要吃饭了。找了三块石头支起一个品字形的炉灶,用剥落的树皮和干燥的苔藓引火,小心伺候一刻钟后,火苗欢呼雀跃起来。


木头虽然干燥,但里面依旧含有水分,有时火苗跳动的有气无力,稍有不慎就会熄灭,不得不使出看家本领:使~~劲~~吹!


这次露营我负责食品采购,平时不善点菜的我买了一些不尽如意的菜品,量少质差,但的确不影响我们的晚餐气氛。


太阳落山前努力照射出最后一缕斜阳,也照亮了我们的厨房。


我们带了一斤白酒,一个晚上酒消灭掉。如果带些啤酒,放到河里冰镇一会儿,再大快朵颐的吃上一顿,肯定更加冰爽。只是啤酒太重,不方便携带,真心希望速溶啤酒能尽快在中国上市,只要带啤酒粉和无糖汽水,在野外就能自制啤酒,而这里的水非常适合做啤酒。


中国有五十六个民族,五十五个民族喝酒后都是载歌载舞,只有我们大汉民族喝酒后喜欢吹牛逼。两个人喝的渐入佳境,吹完牛逼后谈人生、谈理想、谈近况、谈未来。俗话说得好,尽人事、听天命。到我们现在这个年龄,都成了家立了业,妻儿老小环饲左右,少了些自由与潇洒,多了些束缚与责任,同龄的两个人都在取舍这两个矛盾。退回三四年,那都是说走就走的旅行,选好一个地,简单做一下攻略,第二天就已经在路上了。而现在则不行,约了几次,每个人周末的空闲时间都被安排的满满的,你有空我很忙,你忙我更忙,前前后后约了几次都对不上点,这次一咬牙,家里的事情先放下,背负抛妻弃子的恶名出来追寻内心的自由。但我们事实上不是来寻找自由,是一直在追寻的路上,只是这几年追寻的脚步放缓了。


清晨,从帐内走出,空气依旧清新,营地旁的这条河流奔腾依旧,露出的石头也被露水打湿,整个世界都是冷色调的 ,万物生灵企盼着阳光的到来。


阳光与青草的光影是我最喜欢的,它不仅点缀了我们的营地,更照在了我们的心里。


我们来的时候这片草地一点垃圾也没有,我们走的时候也要做到一点垃圾也不留下。每次写游记都发一张拔营后的现场照片,算是自我约束,也是倡导大家遵守“除了脚印什么也不留下”的户外原则。


这里在三四十年前也被大规模伐木过,周围的树长的都很小,唯独这可松树一看就有几十年的树龄,咔嚓一张。 


沿着山民也不常走的小路向草甸方向徒步前行,因为来时是从一个陡峭的山崖上滑下来,原路回去不太可能,只有重新找路。


沿着这种捡蘑菇小路穿林而出,树枝很脆,纷纷落在脖领内,奇痒无比。最糟糕的是这种猫耳洞式的通道对于我这个大个子来说好比自罚鸭子步,艰难之处不得不跪行前进。


我们两人的判断是正确的,终于走到昨天经过的草甸这里,远处的那排房子就是户外拓展俱乐部的营地。


草地上的野花。


漂浮胖系列很久没有搞了,再洋盘一次。身后的垃圾袋也随之飘扬,将垃圾背出来,那是一种自豪。


再一次见到残破的碉楼。这里地处岷江上游的支线河谷内,是羌族的聚居地,当年五胡乱华的五支少数民族只有羌族作为独立的民族成为五十六朵花之一,其他或迁徙或被同化。


依旧是昨天遇到的那对母子,舐犊情深啊。


此行原本是为以后去登雪隆包探路的,但前期准备不足,临时制定行程,到了那里才知道雪隆包不在高桥沟,是在老君沟,孟屯有很多沟,我们所扎营的高桥沟只是其中之一。


这些残破的碉楼成了人们拍照的好道具。


在大草坪那闲散溜达一段时间后休继续那二十分钟的步行,来到公路的尽头,也就是车子停放的地方。露营之旅结束,班师回朝。

后记:每个人都曾有过梦想,很多人在不经意间失去了他,成年了,现实了,梦想难以启齿或者把他埋在内心的最深处,梦想如同初恋一样,不遇到知己或不喝醉酒是不会说出来的。《老男孩》的歌词里说的很直白: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我们两个老男孩不愿意做一个黛玉葬花式的祭奠者,烧纸上坟的事儿都不是我们擅长的,我们都有着户外的心,这是我们的尽全力去呵护的梦想,梦想别死,好好活着!dream on~~

评论: 2 | 查看次数: 3981
文章来自: 泡泡熊·BLOG
引用通告地址: 查看引用地址
Tags: 露营 孟屯
相关日志:
  • 1
老庞 [2015-08-30 05:41 PM]
每次去都是5月。到了杜鹃林 就是积雪。两次想上米汤海子都以失败告终。。。 
大宝的回复:
哪个沟?那边沟很多的
黑咖啡 [2015-08-28 11:59 PM]
许久不来,顶部名字改了。
  • 1
Add Comment
你没有权限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