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器材 |
  • 1
预览模式: 图文 | 列表

这款镜头我使用了八个月,年初购买的,上上个月坏掉,拿去京东售后保修,对方答复说镜头现在没货无法换货,可以九折退款,我以屌丝的心态不假思索同意退款,在京东第一次看到回头钱。这款镜头只用了大半年,但觉得还是有必要写一写心得体会,证明我曾用过这款头。

查看更多...

很多朋友向我咨询买什么样的相机最好。什么样的相机最好?那肯定是各品牌中最顶级的那款。佳能的EOS-1Ds Mark V或者尼康的D4S。这种几万元机身的相机当然不适合刚接触摄影的朋友。因此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都要问一句,打算买什么价位的相机?“要想让一个男人破产,就让他玩单反”。这是一句经过一批又一批的纯爷们儿实践过的真理,屡试不爽。玩单反上不封顶,有多少钱能砸进去多少钱。

查看更多...

大宝在自己的器材升级之路上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机身由canon400D升级到Cannon60D,再次走上了败家之路。自己拥有400D是在2008年3月份,这个机身使用了三年,作为一个成年人的玩具(不是成人玩具哦),它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不是快感哦),如今它已经到了要退休的年纪

升级理由

这次更换机身是在机身无法满足自己需求的情况下做的理性升级调整,不算是器材盲目控。之前使用的400D是一款经典的机身,在使用的三年内没出现过任何问题(这是很引以为傲的事情),伴随自己征战山林与高原,经历雨雾与暴晒。在使用过程中,大宝毫不吝惜自己的爱机,只要遇到自己满意的场景就是一通狂按。使用完毕后再精心收置到电子防潮箱里,三年来,相机稳定而且旺盛。

查看更多...

日本地震的影响让日系的数码产品价格暴涨,涨幅令人瞠目结舌,内心凌乱;价格高烧不退,令人发指!此次涨价既是天灾也是人祸,日本本土的价格只是微微波动,国内的上游供应商擅自已看出商机,哄抬价格,内心毫不强大的购买者莫名的恐慌,简直和抢盐风波有的一拼。买单反好比排队,本来不想买东西的人看到柜台前人头攒动,也自觉站在队伍后面向前张望,生怕便宜落到别人那里。以上牢骚系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大家不要对号入座。

佳能 60D在此次风波中像个高傲的公主,被人捧的身价倍增,目前已破7000元大关,仿佛在说:我的出台费很高哦。唉,第一次感觉单反相机原来是刚性需求啊。

查看更多...

这是自己入的第二支镜头。买之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本想在去年底存了钱再买,后来钱存下来又没舍得买;后来觉得2012要来了,不买有点对不住自己;后来又觉得每个月要供房子还是省点钱不买了。后来最终还是买了,原因不明。

定焦镜头说白了就是不能够伸缩的镜头,不能把远处的东西拉近或者包容很广的视野,它的视野率和我们眼睛的视野率大致相同,是一个真实的视野,在摄影中真正诠释了什么叫眼见为实。这就注定了它所拍到景物不能夸张或放大。平淡得和我们眼睛看到的一样,是一只来源于生活但不能高于生活的镜头。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单独来买一个定焦镜头呢?不是大多数的变焦镜头都包含了50MM焦段么?原因就在于它有让人爱不释手的大光圈。

查看更多...

09-02
19

箱子

箱子        箱子定义:盛载物体的容器。细数自己架子、床底、柜子上的箱子、盒子不下20个,有的是大盒子套小盒子。自己收藏的东西很多也很杂,有的小物件特别珍惜,小心装在信封里然后放到盒子里,却比小心最终堆在一个大箱子里,想找的时候也找不到。但敢肯定的是,丢不了,就在这一堆里面。自己有点收藏癖,总感觉东西放到箱子里才能找到安全感。目前自己收藏的东西,其中很多并不值钱,只能说含有个人的情感在里面,如果单单用金钱来衡量,市场价值仅仅10元的邮票,但我却收藏了12年。退回到1997年,12年是遥不可及的距离,而现在回想起来,白驹过隙。

        箱子本身就是一个形式,有了这个包装,并不见得安全,但心里面总觉得上了一把锁,有了箱子就有了保障。就如同锁门不见得就能防止蟊贼,但都习惯性的安上一把锁。自己的藏品最近才放在一个金属架子上的,以前都是放在纸箱、鞋盒之类的地方,如果说没有发霉或者变形,那算是万分福气。自己总是很小心的保护着,最近闲来无事,到摄影器材城看箱子去,除了两个皮肤雪白的整理箱淘到手外,也相中那种电子恒温恒湿的,也算是给这些个藏品一个好归宿。自己网上一查,成都的相对平均湿度为84%RH,居主要城市之首,而超过80%RH是霉菌的高发环境。自己以前保存的都是放在塑料整理箱里面。很多藏品是叠在一起的,部分有挤压变形的。如果再这么保存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们会比我更早的寿终正寝。

查看更多...

        元宵节过了,没有理由再把日子当成年过,紧接着是情人节,对于男人来讲那叫“情人劫”,是一个讨好女生浪漫的日子,《新潮》杂志又有话题大书特书了。接下来就是妇女节,也和我们老爷们儿没什么关系。因此这段时间是一个平静期。之所以这么说,因为自己这几天过得很平静,想写点东西,又不知道从哪个地方落笔,之所以前天、昨天没有写,是因为前天和昨天过的和今天一样平淡,这话有点像悟空他师傅说的话。点明了,这篇日志不是游记,也无关乎摄影,就是一篇繁琐文字。

        昨天忙里偷闲,把网站程序WAP升了级,又借着帮朋友买手机的空儿,把自己手机重新刷了一遍机,现在可以上网。借着WAP升级,可以用手机编写日志,直接发送到自己网站上,相比最近闹腾的3G,这的确不算什么本事,但可以让自己随时把自己脑海里的文字记录下来并上传分享。我思故我在吧,发牢骚的时候不妨放唯心主义点。自己这段时间太没有什么值得自己高兴和激动的事情,没有投过稿,没有参加过集体户外活动,也少有单车出去转悠,也没有拍到什么满意的作品,但同时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去,时间老人根本不管分给你的时间是否被充分利用起来,要管也管不过来,60多亿人口呢,管的过来么?所以自己管自己吧。以上依旧是些牢骚,牢骚太盛防断肠,扯远了,今天看了马未都老爷子的博客,很多都是些生活琐事,但透着人生哲理。不失为写博客的好模式。目前自己算是到了一个瓶颈,决定自己该到了考虑树立自己摄影风格的时候了,在没有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个人的时候,人都是愿意标榜自己,所以看一个人怎样,看他对自己的定位就知道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查看更多...

  • 1